祭一年

窗外冬雨沥沥,我蜷缩着坐在电脑前,杭州的冬天真不是一般的冷,阴,冷,湿交织在一起,构成了杭州的冬天,也许杭州的风景能称之为天堂,但环境绝对配不上天堂的名号。夏天的酷热,冬天的阴冷,永远灰蒙蒙的天空和拥堵的交通,他远远还没有达到一个宜居城市的标准,只因为他是省会。

看着日历,突然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那时候,11月和12月,正是我在四处奔波的日子,从温州跑到杭州又去了宁波还到了北京又回了宁波再上杭州最后回温州,冗长而又乏味的旅途,为了工作奔波,为了前途奔波。好多次跨过整个浙江来到杭州参加各种面试,等来的都是杳无音信。跑到宁波却又被告知考试取消,终于还是去了北京放了一星期假,四处游玩了一下,虽然目的是去比赛,但这对我已经不再重要。

记得2007年,我带着兴奋第一次来到了北京,四周闲逛,果然毛主席脚下,一切太平和谐,一个铜板都能让我吃得心满意足。2008年,当我再次回到这片土地的时候,带着一丝回忆和惆怅,总算登上了长城,在瑟瑟寒风中,吃了一碗兰州拉面就搞定了一切。当时间跑到2009年时,我已经不会再回到那里,穿着登上长城的装备坐在电脑前,却发现这里比长城之巅更加之冷。

昨天看到一句话,以后再也没有同桌了。恩,高中之后,已无同桌;大学之后,也已失去了最真的校园。